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榕城寻踪念林公

――纪念林则徐诞生230周年

王 凌

 

伟大的民族英雄林则徐,不愧为古代、近代史上“八闽第一男儿”。他66年的生涯中,大约有一半时间在家乡福州度过,办了不少好事,留给后人无尽的启迪。

 

从童年到青年——

生活艰苦,全面历练

1785830日(清乾隆57726日),林则徐出生在福州的一个贫苦读书人家。其先祖于东晋从中原入闽后辗转定居于莆田,世称为“九牧林”。至林则徐的16代祖始从莆田迁至福清海口岑兜村,称为“玉融始祖”。林则徐五代祖才把家迁到省治,“始占籍侯官”。但其后连续四代都没有科名和官职,开始家道中落。林则徐祖父林延登和父亲林日宾,都是以教读谋生的穷秀才,长期入不敷出,靠借高利贷为生,结果被迫“将住屋售人,以偿债务”。林日宾经过长期艰苦奋斗,才在福州城内(时属侯官县)左营司巷典来一间小屋。因收入微薄,林则徐母亲带领几个女儿从事女工,“以佐家计”,过着“半饥半寒、迁就度日”的生活。

林日宾始终坚持走参加科举和教读谋生的道路,并逐步把希望转寄在林则徐身上。林则徐四岁那年,便随其父在住家附近罗氏私塾里就读。林日宾的学问和教育方法都很好,林则徐后来回忆道:“府君之教,谆谆然,循循然,不激不厉,而使人自乐于向学;讲授书史,明示以身体力行,近理著已之道,罕譬典喻,务使领悟而已,然末尝加以苔挞,即呵斥亦绝少”。“每际天寒夜永,破屋三橼,朔风怒号,一灯在壁,长幼以次列坐,诵读于斯,女红于斯,肤粟手皲,恒屋漏尽”,这就是林则徐后来回忆自己童年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

虽然家贫,但林则徐父母保持作人的操守和气节,“不妄与一事,不妄取一钱”。如有一次,一个“身家不清”的富人想用重金收买林日宾,为其儿子保送文章,被林日宾断然拒绝了。林家善良热情,乐于助人,“视人之急犹已家”。有一次,其父母把米送给困窘如洗的三伯父,自己却忍饥挨饿,并告诉林则徐“汝伯父来,不得言未举火”。所有这些,都对林则徐优良品质的形成产生了重大影响。

艰苦生活的锻炼,使林则徐成熟较早。他聪明好学,童年时便以善于作对而出名。如有人出对“鸭母无鞋空洗脚”,林则徐立即应曰“鸡公有髻不梳头”,贴近生活,诙谐有趣。林则徐还自撰对联:“家小楼台无地起,案余灯火有天知,”表现了乐观的精神和远大的志趣。

14岁那年林则徐高中秀才,然后到当时福建的最高学府——鳌峰书院深造7年。主持书院的山长(即院长)郑光策,是一个进士出身、主张“经世致用”的正直士大夫;他痛恨吏治腐败,曾因不屑与权臣和坤为伍而辞职回家 。在读书方法上,他主张“凡经世有用之书,必当渐知讲求”。在郑光策的教育和引导下,林则徐“立志为先”,树立了“岂为功名始读书”的思想,广泛涉猎儒、道、佛,法诸子百家和古今各种经史典籍,大大开阔了眼界;并练就了过硬的文笔和书法等基本功,为一生仕宦打下坚实的基础。他尤其仰慕宋代名相、抗金英雄李纲(邵武人),曾与书院同窗一起到越王山麓的李纲祠凭吊。22岁那年,还发起修茸李纲的墓地(在福州市近郊)

林则徐20岁就中举人。但此后经过3次会试才中进士。1805(清嘉庆九年)林则徐第一次离开家乡,前往北京参加应试。一路上游历名山大川,寻访民情风俗,接触社会实际。落榜后回到福州,因生计,不得不外出当私塾先生。一年后,房永清署闽县令时聘林则徐到县衙做书记 。不久,房永清升任厦门海防同知,林则徐又同往续聘为书记。厦门当时已是国内航运和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洋船丛集,商贾殷阗,仙山楼阁,甲于南天”。但英国殖民主义者亦开始贩卖鸦片来毒害中国平民。当时英商走私输入厦门的鸦片就值白银数百万两,这使得林则徐很早就具体了解到鸦片危害和海防的重要性。

林则徐为房永清办的文牍,得到时任福建巡抚张师诚的赏识。林则徐回福州过春节时,在除夕那天,突然得到张师诚的特别召见,被留在衙门连夜写折稿。大年初一五更完稿 ,张师诚阅过十分满意,当即决定将他入府。这是林则徐一生的重大转折,也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次机遇。他后来撰文赞扬张师诚“爱才如姓命,染人如丹青,扶寒酸如济舟航,引后进如培子弟”。

张师诚是个清官,主张“官爱民如子弟,民视官如父母”。他深得嘉庆皇帝的赏识。林则徐经过协助处理抚署奏稿文牍的历练,增长了从政的本领。在张师诚的鼓励和支持下,林则徐曾于1808年再次进京应试却依然失败。1810年张师诚进京觐见,特地为林则徐备好盘缠,带他一同北上,为他解除了进京应试的后顾之忧。这次林则徐一帆风顺,先后榜列74名,复试一等,殿试二甲第4名,朝考第5名,赐进士出身。经过全面历练的林则徐,从此沉稳地走上了仕途。

 

中年丁忧在家——

心怀桑梓,身系民生

林则徐从26岁到36岁,在京城当了整整十年的翰林闲官。其间先后被派遣充当江西乡试副考官和云南乡试正考官,并逐步得到嘉庆皇帝的赏识,于1820年外派担任江南道监察御史,不久转任杭嘉湖道。道光皇帝对他也很欣赏,先后任命他担任浙江盐运史、淮海道、江苏按察使兼布政使等江南重地要职。1924(40),林则徐因母亲过世而回乡丁忧。但不到半年便因紧急公务,奉旨“夺情”赴清江浦督河工达半年之久。1827(43)丁忧结束再赴京师,出任陕西按察使署布政使;同年底,又因父亡而再次回福州丁忧三年。前后两次丁忧,林则徐在福州5年之久。

林则徐居住在文藻山寓所,这是父亲分给他的遗产。林则徐入仕后将工资寄给父母,其父担任将乐县正学书院主讲席时亦有一定收入,林日宾省吃俭用,开始置办了一些田宅。1826年他为林则徐兄弟分家时,将一些田宅分给林则徐穷苦的姐姐。分给林则徐的文藻山寓所是三进木构庭院,离西湖不远。西湖既是三山名胜,更是福州第一水利,原先方圆数十里,可灌溉千顷良田。至清朝中期因年久失修,加上湖旁一些土豪将岸上积土推入湖中,用作田园,窃为已业,以致湖身淤塞,仅存七里左右。“地隘无以容水,故春夏巨浸滔天。秋冬涸不及踝,旱潦俱无所资,委良田于草莽,而民生愈蹙矣”。林则徐“岂忍纵豪右之兼并,而致良农之坐困”,便直接向闽浙总督和福建巡抚上书,提出重浚西湖的倡议。在他们的支持下,经正式批准及半年的协商和筹划,于182812月正式启动浚湖工程。林则徐代主管官员撰写告示,警告那些既得利益者不得干扰浚湖:“宜速将所占之地缴出归官,免于究治,倘敢抗违阻挠,定即执法严惩”。又代福州知府撰写告示,提出招募民工,每拭湖土一方,给工钱240文,严禁夫头把持侵扣。18299月竣工,先后挖土18000方,砌土岸780丈,石堤1236丈。又在西湖沿岸堤内铺列官道,岸堤上种千株梅树;还精制了“伫月”、“绿筠”两艘游艇,供人湖上玩赏。林则徐代福州知府撰拟告示,严禁拆动堤岸和刨掘树株。他还把原建在越王山麓、已经朽杞的的李纲祠,移到西湖的荷亭旁,周围遍种红莲,并亲自撰写一副对联:“进退一身关庙社,英灵千古镇湖山”。又在李纲祠旁建屋3间,植桂2株,采用李纲晚年住所的名称,取名“桂斋”。当广大福州百姓欢天喜地之时,一些利益受到侵害的土豪却勾结在职贪官,向闽浙总督和福建巡抚状告林则徐种种不实罪名,以致惊动了道光皇帝派礼部、刑部大员到福建查办此事。最后查明均系诬告,便严厉处置了那些贪官和土豪。无私无畏、敢作敢当的林则徐,写诗表达自己的心情:“风物蛮乡也足夸,枫亭丹荔幔亭茶。新潮拍岸添瓜蔓,小船穿桥宿藕花。”他亲自为画船写楹联:“新涨拍桥摇橹过,杂花生树倚窗看”。林则徐疏浚过的西湖,300年来基本保持原貌,至今还给榕城百姓带来福音。

林则徐在福州期间,十分关心教育和文物保护。他了解到闽县在县学之侧创设义塾,免费招收贫苦儿童入学启蒙,认为此举能解决“小民困于饥寒,不能瞻身家,奚暇课子弟”的社会问题,便作《闽县义塾记》加以宣扬和提倡,并阐述“治莫重于教,教莫重于养蒙”的道理:“此一举有数善焉:广教育也,恤贫穷也,植始基也,遏邪僻也。吏与儒同其趣,而政与化同其途也。由是推诸一邑之内,无不设塾之乡,无不入塾之童,行之以实,持之以久,且使凡为邑者咸取则焉,是诚人心风俗之大幸也。可不重欤,可不重欤!”他得知华林寺经八年修复已竣工,便应邀写碑记以弘扬其功德!

晚年回到福州——

一颗红心 两袖清风

林则徐46岁再次离开福州后,历任湖北布政使,河南布政使,江宁布政使,东河河道总督,江苏巡抚,两江总督兼两淮盐政,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等要职。其后是虎门禁烟的壮举和遣戌伊犁的噩运,生活跌宕。获赦离开新疆后,又先后担任陕甘总督、陕西巡扶、云贵总督等,至65岁那年一再因病恳告退休,终于得到皇帝批准。

1850414日返回福州,到当年12月病逝埋葬福州北郊金狮山南麓林氏墓地,其间扣去赴广西任钦差大臣途中的一个月,他晚年在福州实际居住不到5个月。虽然此前历经虎门禁烟和充军伊犁的动荡生涯,他仍然坚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信念。当时,福州已经开辟为“五口通商”的口岸之一;但中英商业贸易冷淡,而鸦片贸易却乘机大行其道。那些住在福州城的英国商人,也以“胜利”的殖民者自居,时常凌辱当地百姓,引起人民仇恨。这年6月,英国驻福州领事馆代理领事及传教士等违反规定,越过城门,向乌石山上的神光寺僧人租屋居住;侯官县令竟然默许,在全国首开英人在五口通商口岸进城居住的先例。福州士民上书侯官县令要求退租。林则徐则联合一批士绅,发出《福州士民致英国领事馆公启》,提出严正声明。同时,他看到官府软弱,恐怕洋人得寸进尺,侵犯福州,于是与友人密商对策,认同苏廷玉提出的以守五虎门为上策的建议。他不惜以老弱之驱,亲自乘扁舟泛闽江口,考察五虎岛及闽安镇的地形,并写《观海诗》一首:“天险设虎门,大炮森相向。海口虽通商,当关资上将。唇亡恐齿寒,闽安孰保障?”这是一首写景抒情的海防诗,现在读来亦发人深思。

林则徐的爱国红心,处处闪耀光芒。他听说阳岐村重修“尚书庙”,以纪念南宋抗元名臣陈文龙,便应邀手书柱联:

  “节镇守乡邦,纵景炎残局难支,一代忠贞垂史传。

   英灵昭海濋 ,与信国隆名并峙,十洲清晏仗神麻。”

面对西方殖民者的入侵,看到满清政府的软弱腐败,退休居家、身体衰弱的林则徐只能以抗金、抗元英雄来激励世人。

林则徐作为历官40年、统兵40万的“二品”大员,退休后依然居住在破旧的文藻山住宅。房前有小河流过,通到闽江;闽江涨水时,木屋往往被淹,且因多年失修,梁柱大多朽坏,已经难以修整,“欲行另购,力又不克从心”。但他不把此事放在心上。他寓居在第三进的双层楼房,俗称“七十二峰楼”;楼上是他的藏书处,取名“云左山房”。他在这里编辑了《云左山房诗钞》等多部大作传世,并自题“七十二峰楼”柱联:

“坐卧一楼间,因病得闲,如此散才天或恕。

结交千载上,过时为学,庶几彪炳老犹明”。

这位一颗红心、两袖清风的民族英雄,始终活在家乡父老和中国人民心中。

作者:王凌,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原副巡视员,教授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