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则徐修浚西湖


西是福州的一颗明珠,开凿于晋太康三年(282年),由郡守严高倡导,“潴西北诸山之水”成湖。相传当时湖身宽40里,为闽会第一水利,岁可溉良田数千顷(谢章铤《课余续录》)。湖面水清如镜,青山映辉,又是三山名胜之一。五代时,闽王王审知次子王延均称帝,在湖边“筑室其上,号水晶宫”,内建亭、台、楼、榭,湖中画舫彩舟,西湖遂成封建小皇朝的御花园,此后渐成州人游乐场所。宋以后西湖面积更为扩大,景色愈加秀丽。宋名相李纲曾会宴西湖湖心亭,写下这样的诗篇:

画栋翠飞瞰曲塘,主人情重启华觞。

月摇花影鳞鳞碧,风入荷池苒苒香。

散策幸陪终日适,开襟还喜十分凉。

天涯随分同情赏,何必南园作醉乡。



如今的福州西湖

南宋绍熙二至四年(1192-1194年),著名词人辛弃疾曾先后出任福建提刑、福州知府兼福建安抚使等职,游览西湖后,写下了著名的《贺新郎·三山雨中游西湖》一词,千古传颂:

翠浪吞平野,挽天河,谁来照影。卧龙山下,烟雨偏宜晴更好,约略西施未嫁。待细把、江山图画。千顷光中堆滟滪,似扁舟欲下瞿塘马。中有句,浩难写。

诗人例入西湖社,记风流,重来手种,绿成阴也。陌上游人夸故国,十里水晶台榭。更复道横空清夜,粉黛中洲歌妙曲,问当年鱼鸟无存者,堂上燕,又长夏。

由于辛弃疾的名句“烟雨偏宜晴更好,约略西施未嫁”,把福州西湖比作未嫁的西施,与苏东坡咏杭州西湖“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为同一喻象,故后人又把福州西湖称为小西湖。

                                                                 


辛弃疾

历史上,西湖曾几经淤塞和疏浚。清代乾隆嘉庆以来,福州西湖四十余载失修,山水冲激,加上沿湖西北乡的强梁豪右径将岸上积土推入湖中,填作自家田园,以致湖身渐趋堙塞,湖面由方20余里缩小为7里,如史籍所记:“地隘无以容水,故春夏巨浸滔天,秋冬涸不及踝,旱潦俱无所资,委良田于草莽,而民生愈蹙矣。”

清道光七年(1827年),在江宁布政使任上的林则徐因父丧,回原籍福州守制丁忧三年。当时,林则徐住在西门文藻山,其读书处就在今西湖中的荷亭桂斋。林则徐一生的主要工作之一一直是治水,早在嘉庆年间他在朝廷供奉翰林时,就酝酿写作《北直水利书》一书,明确指出“农为天下本务,稻又为农家之本务”。后来编定成书的《畿辅水利议》中他还专辟一节《禁占垦碍水淤地》,重点讲河障及其危害,“自规图小利者于附近淤地日渐占垦,以至阻碍水道,旱涝皆病”,强调永禁河障,“凡有此等地亩,务须查明界址,分别划除,永禁侵垦”。这种强烈的环保意识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林则徐

守制丁忧时的林则徐眼见西湖日渐堙塞,不禁喟叹:“任此下去,福州西湖将不复存在矣!我辈将愧对于祖宗和子孙后代!”他不忍“纵豪右之并兼,而致良农之坐困”,便向闽浙总督孙尔准、福建巡抚韩克均备陈利害,提出重浚西湖的倡议。在这里,林则徐所指坐困的“良农”,主要是指沿湖守法的地主和一些自耕农,关照他们的农田收益,必然保证以至增加封建官府的赋税收入,所以孙尔准、韩克均均表赞同,并请林则徐统制疏浚事宜,还派海防同知陆我嵩、闽县知县陈铣分任其事。

林则徐立即代孙尔准、韩克钧撰写了《清厘福州小西湖界址告示》和《重浚福州小西湖禁把持侵扣告示》,指出湖身由于历年圈填而缩小,准备重新划定湖界,利用冬令水涸兴工开浚;并严正晓谕那些侵占湖地的士绅:“此次清理湖界,清挖淤泥,宜速将所占土地缴官,可免于究治。倘敢抗拒阻挠,定当执法严惩。”(《文忠公文稿》)告示贴出后,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当然也刺激了那些豪强劣绅,引起他们的强烈反对。但慑於林则徐的威望和百姓的愤慨,豪绅们只好退出所占湖田。

道光八年十一月(1828年),趁着冬季西湖干涸,浚湖工程随即展开。作为实际总指挥的林则徐把工程指挥部设在湖心宛在堂——这是他好友刘家镇的私人别墅。为便于督理修浚工程进度,林则徐特地购置了两只小舟。一只自用,每天清晨,他乘小舟从文藻河土乾家直航湖心,又用它从湖心逡巡湖周。另一只小舟则停泊湖岸,用以迎送来指挥部的办事人员。

浚湖工程在顺利进行中,可沿湖那些豪右并不甘心,他们以林则徐之倡议“不便于己,遂构蜚语”(杨浚:《冠梅堂笔记》),四处造谣闹事,并且贿通前闽县知县张腾,指控林则徐等“砌款禀讦,妄指为无关水利农田”,上告到朝廷。孙尔准见事情闹大,就奏请道光皇帝派钦差大臣来闽审办。朝廷果然派了钦差来闽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所讦毫无实据,履勘小西湖实系有益农田水利应修之工”。于是“复奏得旨,坐诬讦者如律,小西湖工程接续修浚”(孙慧惇《孙平叔公年谱》)。

林则徐对治水非常内行,他周密地布署了许多具体的施工方案,经常亲临工地指挥,多次慰问浚湖民工,并按土方发给工价每方240文钱,严禁胥吏工头克扣,所以西湖的疏浚进度很快。至次年二月底,已“将北湖头至四炮台下土堤暨海柳桥之方塘、三角塘工段,挑除七尺至二尺不等,计出土一万五千余方,砌石岸七百八十余丈”。在湖周砌石是为防止日后“奸民觊觎之渐”,再擅自填土占湖。五月,“又于西湖闸口及开化寺左近挑挖,并湖岸四周砌滩,出土二千五百六十五方”。随后因农忙和大雨暂时停工。至八月初,疏浚基本完工,除开化寺、褒忠祠两处尚未砌石外,湖边四围石堤全部砌筑完竣,长一千二百三十六丈五尺。(均见林聪彝:《文忠公年谱草稿》)这样,小西湖虽未恢复以往溉田千顷的旧貌,却也使沿湖上千顷农田普遍受益,福州民众额手称庆。

峻湖完工后,林则徐又在湖堤上植梅千株,并代孙尔准、韩克钧撰《湖堤砌石种树禁止掘毁告示》,告示称:“倘敢将树株妄行创掘,以及攀折作践,或拆动堤岸官道石块,一经查出,将从重惩究。”

                                                           


如今西湖公园中的宛在堂

为答谢刘家镇出借宛在堂之情,林则徐将当时的督工双舟改制为画舫,分别取名为“伫月”、“绿筠”,送给刘家镇,供其邀集文人雅士在宛在堂吟诗游玩之用,并亲自为画舫题写楹联:“新涨拍桥摇橹过,杂花生树倚窗看。”

这年十月十八,林则徐又发起将原来在越王山麓已破烂不堪的宋代名臣李纲祠堂迁移到西湖荷亭旁,架屋三椽,植桂两株,补以李纲旧宅“桂斋”的旧额,并题楹联:“进退一身关社稷,英灵千古镇湖山。”上联写名臣出仕或隐退,事关南宋政权的安危;下联写英雄虽死,但其英灵却永远维护着中华河山。一“关”一“镇”,两字相配,既赞颂了李纲的丰功伟绩,又表达出对他的由衷敬仰,可谓文情并茂。林则徐又亲笔书写由程含章撰写的《新建李忠定公祠堂记》,勒碑祠侧。

                                                        


林则徐手书的《新建李忠定公祠堂记》

道光十年(1830年)正月,林则徐服满诣阙补官,途经苏州时与友人梁章钜相遇话旧,又作一诗描绘西湖景色,抒发对小西湖的依恋之情:

小西湖上采菱船,十里芙蓉浅水边。

傥忆白鸥与偕隐,巷烟古来也依然。

    林则徐修浚福州西湖既是一项水利工程,又是一项环保工程,利国利民,因此赢得了闽省百姓的崇敬和赞扬。道光三十年(1850年),林则徐去世。次年元月,根据他的遗嘱,奉其遗像祀于桂斋。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澳门路林文忠公祠建成后,桂斋改名“林文忠公读书处”,并在斋旁建禁烟亭,篆书石刻“林则徐读书处”嵌于墙上。1985年,福州西湖重建桂斋,石刻被移于斋后。

                                                                               (来源:2009年06期《福建乡土》·林如求)